不用下载能看的毛片视频

立即打開
敗選的特朗普,永遠也不會“離開”白宮

敗選的特朗普,永遠也不會“離開”白宮

岳巍 2020年11月22日
拜登只贏了一半。

選舉結束將要滿20天,兩周前,拜登也被認為已經贏得未來四年總統職位,但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仍舊不愿承認自己是失敗者,并且不斷地動用各種手段,希望形勢能夠峰回路轉,讓他可以在白宮繼續待上四年。

他是那么地迫切,但可惜的是,美國各地的法庭都不太理會特朗普對大選結果發起的法律挑戰。盡管他和他的律師,在各種場合不斷地重復講述他們發起的訴訟,但是法官們還沒有讓他們在法庭上獲得任何有意義的勝利,因為,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們其實并沒有提交有力證據,能夠證明選舉中存在他們一直聲稱的舞弊行為。

這讓本次總統選舉成為一件非常尷尬的事,被認為敗選的一方始終不承認不接受選舉結果,而勝選的一方也一直沒能獲得相關機構的官方認證。這比2000年那次發生在小布什與戈爾之間,同樣產生結果爭議的大選可要麻煩得多,因為上一次的當事雙方至少都還是被認為有底線的政治精英,而這一次,主角是特朗普,一位曾經的商人及脫口秀主持人,并且他在過去四年中履行總統職務時的表現有目共睹。

我們對商人和脫口秀主持人充滿尊敬,并且也堅信職業出身并不一定會影響一個人的政治成就,比如我們直到現在還在贊揚結束冷戰的里根總統,而他在競選公職之前,是好萊塢的電影明星。

既然提到了小布什,也提到了里根,我們還可以多說一句,就像四年前特朗普以一個從政經歷為零的參選人身份戰勝希拉里從而創造美國政治的一項歷史一樣,這個11月,他又創造了一項歷史:成為自里根總統以來,第二位連任失敗的總統。上一位是老布什。

老布什連任失敗有很多因素,但是把這一失敗,放進歷史坐標系,與美國歷史上那些同樣連任失敗的總統們做個比較,不難總結出一些共同的影響因素——無論是政治的還是經濟的突發事件,以及這些突發事件引發的社會的連鎖反應,最終很可能會斷送一個原本深受尊重的總統的政治生命,何況是特朗普這樣原本就在美國國內飽受爭議,被熱愛和受厭惡集合于一身的總統。

直到2019年底,不止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們,就是民主黨以及特朗普的反對者們,也不敢過于奢望能夠在大選中戰勝他,這也能說明為什么在民主黨內無論從政治資源到政治影響力都要更為深厚的希拉里、滿臉寫著“我想當總統”的希拉里連黨內初選都沒有參加,因為至少在當時,普遍的預測是,自己贏不了。而特朗普顯然也對自己的順利連任充滿自信,所以在任期的最后一年,他表現出的氣勢,和推出的許多政策,完全像一個任期不是四年,而是八年的總統。

支撐他的信心的,是經濟的增長、失業率的下降以及對競選承諾的兌現。特朗普的商人本質,使得他的政治行為帶有非常明確地商業特征,他反而比那些成熟的政治精英更具有契約精神,他像履行商業合同那樣,對待自己的競選承諾,特別是那些很明確地能夠引起傳播熱度的對抗性承諾,這讓他既像堂吉訶德,又像西西弗斯。事實上,這兩個比喻不倫不類,唐納德·特朗普更像是闖進瓷器店的牛,除了瓷器店店主,誰都會喜歡這出熱鬧的好戲。

2020年大選結果顯示,盡管拜登贏得更多票數,但在過去四年,特朗普并未被更多人的討厭,事實上,他獲得的選票比四年前更多。這對拜登來說,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必須在未來四年小心應對的問題。

拜登說未來四年,他將“重塑美國的靈魂”。但是,他必須清楚,這種重塑,不可能是打碎現在的一切,推倒重來,這既不聰明,也不現實。所以他也說他是全體美國人的總統,而不僅僅是把票投給他的選民的總統。這句話不只是政治正確,也不只是漂亮的空話,這就是拜登面對的政治現實。

四年前,信奉現實主義的保守主義者特朗普成為總統,這并不全是因為他說服了他的支持者,而是那一部分選民需要特朗普這樣的總統。過去四年中,特朗普已經不可逆轉地將自己的,以及他的支持者的痕跡寫進“美國的靈魂”,就像從里根開始,到克林頓、到小布什、到奧巴馬,每個人都在做的一樣。

繼任的總統只能像處理灶臺污漬一樣,永遠難以把之前的陳年油漬徹底清除,只能繼續開始在上面添加新的油污。請原諒,這個比喻同樣有點不倫不類,但這其實就是美國政治的現實。

特朗普的選票實現了增長,盡管拜登認為自己贏得大選,但是同樣要看到,有幾個州從藍轉紅。而選票數量的接近,意味著將近一半的選民,對特朗普飽含深情。拜登無法忽視特朗普的支持者的力量,他也必須盡力滿足他們的訴求,因為這是現代政治的基本要求。何況,參議院還在共和黨手中。(財富中文網)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